烈日下,那些汗流浹背的身影
  攝氏36度,攝氏37度——本周起,隨著氣溫的節節攀升,我省大部分地區進入“高溫模式”,滾滾熱浪中,記者現場採訪,感受戶外工作者的辛勞。
  綠化工,滿頭大汗植綠忙
  昨天下午2:30,南京龍蟠中路的綠化帶上,一群大媽們正頭頂草帽冒著炎炎夏日栽種花草。63歲的康大媽來自浦口區永寧鎮,早上天還沒亮她就起床準備,6點鐘時已經和工友們一起隨車抵達工作地,從車上卸下當天要種的花草,開始忙活起來。康大媽對記者說:“早上比較涼快,從6點要一直忙到11點,下午熱的時候就乾一會兒休息一會。”
  據瞭解,從7月1日開始,大媽們就已經在秦淮區忙碌起來,為了迎接青奧會,她們要在月底前完成片區承包的任務。儘管天氣非常悶熱,稍微忙一會就已經滿頭大汗,但是大媽們卻沒有抱怨工作辛苦。孫大媽告訴記者,有時工作量大,回到家時已經臨近晚上10點,兒子媳婦都勸自己不要這麼勞累,但是大媽覺得作為南京人,能為青奧會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十分開心。
  蜘蛛人,一根繩子“高空散步”
  昨天上午10時許,在南京中醫葯大學(仙林校區)圖書館五樓,記者見到“蜘蛛人”陳清時,他正將安全繩一頭懸到牆外,一頭綁在樓道防護牆內的欄桿上;穿好安全帶,爬過防護牆,坐在一塊不到20釐米寬、半米多長的“鞦韆”坐板上;掰動繩索上的鎖扣,便順著繩子滑到一片玻璃窗戶前;一邊在空中平衡身體,一邊使用滾刷、掛刷清潔大樓的玻璃。
  20多分鐘後,陳師傅“著陸”了,厚實的工作服已被汗水浸透,額前、雙鬢掛滿密密的汗珠,黝黑的臉上汗珠直往下滾,褲子上出現了一道道白色的汗鹼。“不像人家有正式單位的,沒有人發高溫費給我們,也沒有各種保險。”
  環衛工,腳踩五六十度路面撿垃圾
  整潔的道路離不開環衛工人的辛勤奉獻。雖然昨天南京的氣溫已經達到36度,但是王志平下午2點不到,就在秦虹路雙橋門高架上開始工作。為了保持路面的整潔,她至少要花1個半小時走完整個高架,有時還要在來往不息的車輛間撿拾路面上的垃圾。當王志平巡視完一次下橋時,工作服的前襟已經汗濕,額前的劉海滴著汗水,雖然防護重重,但是整張臉被太陽曬得發紅。王志平的同事告訴記者,高架橋的路面估計有五六十度,人走在上面都燙腳,最熱的時候走一會就喘不過來氣,不過王志平笑著說:“乾這一行好幾年了,每年夏天都這樣過來了,習慣了。”
  據介紹,昨天僅南京,在一線忙碌的手工清掃的環衛工有7000多人。
  維修工,滴滴汗水打在空調外機上
  入夏後,蘇寧電器的沈師傅每天都要和他的同事一起提著幾十斤重的工具奔波在小區之間。沈師傅告訴記者,每天都要安裝七八台空調,早上8點30分開工,下午五六點收工。
  下午4時,沈師傅剛結束在南京琥珀巷小區的活,又匆匆趕往鶯虹苑小區,為6樓的一家用戶安裝空調。進入室內,沈師傅對現場情況迅速勘探一番,立刻忙活起來。這家用戶是舊機換新機,雖然牆洞已經打好,但把舊的空調外機卸下來卻費了沈師傅不少力氣。只見他利索地套上空中作業必備的安全帶,小心翼翼地爬出窗外開始作業。固定外機的螺絲釘受侵蝕多年,拔下這些小東西並非易事,藍色的工作服漸漸汗濕,汗珠順著沈師傅的鼻尖不停滑落,一滴滴打在滿是灰塵的空調外機上。
  沈師傅做空調安裝工已經有好幾個年頭,最高曾經爬過三十幾層的窗戶安裝外機。卸下舊機,清理牆洞,固定外機,拉好管道,試開新機,沈師傅和同事配合默契,一絲不苟地完成每一個步驟。完工時,沈師傅黑黝黝的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來不及喝用戶準備好的涼水,沈師傅和同事收拾好工具匆匆離去。
  本報記者 王佩傑 黃紅芳
  本報實習生 王玉婷
  (原標題:烈日下,那些汗流浹背的身影)
創作者介紹

方力申

yb90ybzr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