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頭上被扎的針孔(圓圈處)。賈先生說,被扎不到三秒鐘,女兒就昏了。
  夜間路旁飛毒針 女童被刺驟昏迷
  事發珠海,針內疑含琥珀膽鹼可致呼吸肌麻痹
  一支突然從馬路對面飛射而來的毒針幾乎要了三歲女兒的命,在珠海市斗門區打工多年的賈先生昨天一整天都在後怕。6月29日晚上9點半,賈先生駕駛電動車載著妻子和兩個孩子回家,在途經斗門區圖書館時,突然有一支飛鏢一樣的東西從路旁射來,在打到妻子提包之後彈落在女兒頭上,刺出一個小傷口,女兒只哭了一聲,就立即陷入昏迷,十多分鐘後送到醫院時已沒有呼吸,瞳孔放大。
  據瞭解,目前警方已對此立案偵查,法醫初步判斷毒針里所含有的物質是琥珀膽鹼,一種可致呼吸肌麻痹的化學品,若量較大會致命。
  回家路上遭射擊
  今年30多歲的賈先生是湖北人,在斗門打工多年,與妻子和兩個孩子租住在井岸鎮尖峰村,這個村子與斗門區圖書館、斗門區體育館只隔一條寬約12米的尖峰前路。6月29日白天,賈先生和幾個同事帶著家人到附近一處果園摘荔枝,傍晚時由於下雨,他們快到家時已是晚上9點半左右,當他駕駛電動車經過斗門區圖書館時出事了。
  “‘嘣’的一聲,聲音很大,我以為車子撞上了什麼東西。”賈先生說,當時他的大孩子站在電動車踏板上,妻子抱著三歲的女兒小曼(化名)坐在后座,他沿江灣中路行駛到斗門區圖書館前,正準備右轉開上尖峰前路時,突然聽到一個類似於硬物撞擊在塑料殼的聲音,自己被嚇了一跳。
  他趕忙將車停下,賈先生聽到女兒“哇”地哭了一聲,以及妻子說了句“就一點兒血,應該沒事”,他回過頭再一看,女兒頭頂上有一個類似註射器的東西,而此時女兒已垂下頭昏了過去。
  事後,賈先生才知道那個“嘣”的聲音是毒針撞擊到妻子的背包後發出的。妻子當時感覺女兒出汗太多,想從包里拿毛巾給女兒擦汗,就在將包從身後拿到身前時毒針射了過來,毒針在撞擊到背包後彈起來,隨後落到女兒頭上。
  到達醫院已瞳孔放大
  “不到三秒鐘(女兒就昏了)!”賈先生說,從女兒哭出聲到昏迷的時間短得讓他措手不及,他一下子蒙了,只想著找一輛快些的車送女兒去醫院。
  夫妻倆慌張地站在路邊攔車,一輛摩托車停了下來,將妻子和女兒先行送去醫院,賈先生留在原地查看,並報警。
  “來的時候沒有呼吸、心跳,身體發紫,瞳孔已經放大,真的是命懸一線。”遵義醫學院第五附屬(珠海)醫院兒科副主任張瑛說,小曼被送到醫院時情況極不樂觀,急診科醫生第一時間給小曼進行氣管插管,醫院也緊急召集兒科、神經外科、腦外科、ICU的專家會診,好在十多分鐘後,小曼慢慢有了呼吸,半個小時後逐步恢復意識。
  張瑛說,幸虧從受傷到送院只有十分鐘左右的時間,若是再長一些,醫生恐怕也無力回天了。不過,醫院至今沒有拿出一個治療方案出來,因為此前兒科從來沒有收治過這種癥狀的病人,病發原因是什麼不能判斷,因此無法給出明確的治療方案,目前只能進行輸液,希望能排出毒素。
  毒針疑由弓弩射出
  昨天下午,在醫院兒科病房裡,記者看到正在熟睡的小曼,賈先生撥開其頭髮,可以看到頭皮有一處傷口。賈先生說,小曼昨天早上還能與他交談幾句,但還是顯得有些蔫,並且不停地用手揉眼睛。
  “針頭很長,後面的針管里有彈簧。”兒科醫生陳傑勇對南都記者說,前晚他在治療小曼時看到了那個毒針,發現針頭的長度有一寸多,口徑比一般的針頭要粗一些,針管里彈簧的作用可能是藉著射擊到目標後的慣性,將裡面的液體推進目標體內。
  賈先生說,這個毒針當晚被警方拿去檢驗,就他的感覺而言,這個針類似於射擊野豬等野獸的麻醉針,應該是被射擊出來的,因為他註意到毒針的尾部有黑色的膠墊,可能是用於擊發的位置。此外毒針在撞擊到背包時發出的聲音很大,可見力道很足,他認為毒針是由弓弩等發射出來的。
  疑問
  針管所裝何物?
  針管里當時裝的是什麼?兒科副主任楊瑛說,有警方的法醫說可能是“琥珀膽鹼”,這是一種化學品,有時也會用於臨床治療,可以致呼吸肌麻痹,一般人在註射後會喪失自主呼吸,若持續6到10分鐘之內可能會喪命,即使救活也可能會由於大腦缺氧而出現腦水腫、腦乾受損等情況。
  “我們醫院里沒有,普通的工廠想要弄到也很難。”楊瑛說,琥珀膽鹼的使用限制得很嚴格,她實在想不出誰可以弄到這種東西。
  據瞭解,目前,警方已抽取小曼的血液送到廣州第一軍醫大學檢驗,結果尚未出來,醫院方面也在對小曼作進一步觀察。
  毒針從哪裡飛來?
  昨天下午,記者來到江灣中路與尖峰前路的交叉口,發現此處為一丁字路口,周邊較為空曠,賈先生一家遇襲的位置右側是一家汽修店和一家藥店,當晚已關門,左側是斗門區圖書館和一個不大的停車場,此外就再沒有其他建築,而且路旁除了綠化樹也沒有高大茂密的樹叢。
  據賈先生說,當時毒針就是從他們左側飛過來的,但他當時將註意力都放在女兒身上,並沒有註意左側有什麼可疑的人,只看到有一輛黑色轎車在左邊的路上慢慢掉頭,但開車的是一名女子,副駕駛位上沒有人,他也曾懷疑過毒針是由某輛車的車窗射出,不過沒有記下這輛車的車牌。
  另外,由於事發時周邊沒有什麼人,也找不到其他目擊者。
  毒針原本針對誰?
  賈先生說,他只是一個普通打工仔,租住在農村,雖然在斗門打工十多年,但從來都是謹小慎微,不敢招惹是非,不可能與人有深仇大恨到要射毒針這個地步。賈先生的妻子由於要照顧孩子,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工作,平時活動範圍就在尖峰村周邊,也不會有什麼仇人。
  對於遭遇毒針襲擊,賈先生認為對方是隨機選取他們一家的,可能是因為目標比較大,射擊的方向也不一定是對著女兒的,只是對著車上的人,只是碰巧被妻子的包給擋了一下,否則隨便射到誰的身上,都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警方通報
  女童坐電動車上被飛來針筒扎傷
  6月29日21時30分許,群眾報警稱,一名兒童在珠海斗門井岸鎮江灣中路被針筒扎傷額頭,已送醫院救治。接報後,警方迅速趕到現場。經瞭解,傷者為一名3歲女童。據其父母反映,當時女童與父母一起乘坐電動車往尖峰村方向行駛,途中被一支針筒扎傷頭部。經醫院救治,該女童無生命危險。警方已組織警力深入開展調查,具體情況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鏈接
  “琥珀膽鹼”
  一種化學品,有時也會用於臨床治療,可以致呼吸肌麻痹。這種藥物屬於骨骼肌鬆弛藥,在臨床上多用於局部麻醉,可引起心動過緩、心律失常、心搏驟停等,超量註射可致人支氣管痙攣或過敏性休剋死亡,是國家一類管製藥品,常有偷狗犯使用此類藥品作案。
  本版採寫/攝影:南都記者 陳岩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方力申

yb90ybzr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